欢迎访问安丘市人民法院门户网站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法官·办案手记】一份没有发出的调解书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 2014年05月14日

  妻子在撤诉申请中说“在以后的婚姻生活中,我要相夫教子,体贴丈夫,营造一个和谐的家庭……”。丈夫在保证书中讲“我要痛改前非,多包容、疼爱妻子,把家庭搞和谐,给女儿做个榜样,让女儿比照我以后的样子找个好丈夫,建立自己幸福的家庭….”。这是一对结婚18年、4次起诉离婚的当事人在法庭达成离婚调解协议,准备过付财产、签收调解书前上演的180度大逆转。

  今年3月份,原告耿某第四次起诉要求和丈夫郝某离婚。我与这对夫妻似乎颇为有缘。耿某前两次起诉离婚,都是由我立案。七、八年后,我是耿某第三次起诉离婚的主审法官,由于被告郝某依然坚决不同意离婚,加上又没有实质性问题导致夫妻感情破裂,为了家庭稳定及孩子的健康成长,我非常慎重地判决不准离婚。那一次,调解和好的工作我也做了,该说的话我也说尽了。一年后,当他们再一次因离婚坐到我面前时,我已经不再对他们的婚姻抱有希望。我想,都第四次起诉离婚了,再调解不成的话就判离婚吧!

  面对妻子时隔一年再次坚决要求离婚的现实,被告郝某似乎也感觉到了婚姻的冰点,看到了无法挽回的结局。开完庭后,疲惫的郝某不舍又无奈的说:“既然她一再坚持,那就离了吧”。结婚十八年,他们吵了十八年,已上高中二年级的女儿是他们婚姻状况的最好见证者。“法官伯伯,我爸和我妈每天除了吵就是吵,有时还真打,小时候我只知道哭,现住大了我也管不了,还是让他们离了吧,这样都清净。”孩子的话让人听来心酸。

  在抚养孩子和财产分割问题上,他们没有任何争议。耿某说要房子,郝某一口答应,耿某说要孩子,郝某同意并支付抚养费。郝某没房居住,耿某同意给郝某20万现金作补偿。两人就这么痛快地达成了离婚协议,但我从郝某那痛快的言语中隐隐看到了他对这18年婚姻的眷恋。看着手里制作好的调解书,我决定不当庭发,让他们3天后过付财产时一并签收调解书。

  身在法庭,见多了离婚案件上演的一幕幕悲凉挣扎,些许的惋惜之余,我已经习惯了面对他们的喜怒哀乐,但当看到郝某腾空并打扫的干干净净的房子和用精致的盒子装着的有些生锈的房子钥匙时,当看到原告耿某用背包背着20万现金、带着女儿再次出现时,我不无感慨的对耿某说:“你们结婚18年4次起诉离婚,临了离了,他还把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把所有的钥匙整理好装在这个精美的盒子里,不知道你可想起了18年前你们到民政局领取结婚证时候的情景?”事后证明,这是我在最适当的时候说的最恰当的一席话。我注意到了那一刻两人脸上表情的变化,也就是这不经意的真情流露促使我下定决心再为这段婚姻争取一次机会。

  在我的引导下,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在父母争吵时劝过架的女儿成了我调解的帮手。我从离婚后孩子的生活谈起,说到两人重组家庭和孩子的归属感,说到以后孩子结婚时,婚礼上也会少了一家人的幸福笑容……。当我把他们的婚姻掰开、揉碎了再和他们一同审视时,婚姻中的两个人如梦初醒,认识到18年来的争吵都只因彼此太要强。为什么就不能弱一点呢?几乎同一刹那间,两人眼中蕴满了泪水。结婚18年来,这对夫妻用这种特殊的方式面对面进行了第一次心与心的交流。

  那一刻,我和他们一家三口一样,内心是感动的。当目送着他们一家三口携手离开时,我知道,他们为自己的真情宣泄而感动,我亦为自己的不放弃而感动。

  审理离婚案件确实是件折磨人的事儿,但它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沉重的心情,还有越来越多的生活感悟。幸福的婚姻是一样的,不幸的婚姻却千差万别。把脉每一段走进法庭的婚姻,我只希望能用调解的艺术和生活的智慧为濒临崩溃的婚姻送上一把钥匙,让心锁打开,让幸福重来。

(作者:张学福)

关闭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山东省安丘市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安丘市兴安路306号 电话:0536-4261025 邮政编码:262100